“你们干嘛?都给我滚!”

忽然间,一声暴呵从身后传来。

贺景辰带着一群保镖冲了进来,迅速将那些人打倒在地。

他这是良心发现了吗?

他上前抓住我的胳膊,我用最后的力气甩开,对他说:“贺景辰,我好恨……”

说完,我眼前发黑,晕倒过去。

“不要,不要,你们不要过来,去死,去死!”我又看到那些男人,一个个张牙舞爪的包围我,我发疯一样的拳打脚踢。

“温晴,你醒醒!”贺景辰的声音传入耳中,我清醒过来,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别墅的床上,手上扎着点滴在输液。

贺景辰伸手要摸我的额头,我发疯一样跳起来,抽掉手上的针头,往他身上甩,“走开,不要碰我!”

“温晴,你冷静点!”贺景辰皱眉。

冷静?这个男人,差点让我被人轮掉,虽然他最后良心发现,救了我,但也是罪魁祸首。

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又会发疯毁掉我?

“你让我怎么冷静?我恨你!恨死你了!”

眼前不断闪现那些男人恶魔般的嘴脸,我情绪失控,冲上去对贺景辰拳打脚踢。

“你疯了?”贺景辰用力将我推开,我倒在地上。

他想来扶我,犹豫了下,还是先出去了,他说:“你冷静下,我等等再来看你。”

私人医生进来重新给我扎针输液。

我每天在床上像活死人一样的躺着。